主页 > C烛生活 >多数人都曾经历的「残酷学习法」──统一的学习进度

多数人都曾经历的「残酷学习法」──统一的学习进度

2020年06月29日 01:09:08 | 分类: C烛生活 | 作者:  | 浏览次数:821 次

多数人都曾经历的「残酷学习法」──统一的学习进度

我们社会中教育机会的基本本质,取决于速度和能力之间是什幺关係,而原来我们从三十年前开始就知道答案了。这要归功于二十世纪最着名的教育学者之一:班杰明.布鲁姆的研究。

一九七○年代晚期到一九八○年代早期,美国的学者和政治家舌战不休,争辩学校是能够缩小成就差异,还是成就差异的主因落在学校控制範围之外,例如贫穷。布鲁姆当时是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他深信学校教育有莫大影响。他认为许多学生在学校里读得很吃力的原因,与学习能力的差异完全无关,而完全是因为加诸在教育程序上的人为束缚,尤其是步调固定的团体式教学。在这种教学中,课程规画者决定了整个班级都该以何种步调学习教材。布鲁姆主张假如你解除了这层束缚,学生的表现自然会改善。为了测试这个假说,他设计了一连串的实验,来弄清楚如果容许学生以自己的步调学习会发生什幺事。

布鲁姆和他的同事随机地将学生分成两组,所有学生都被教授一门他们没学过的学问,例如机率理论。

第一组「固定步调组」,以传统方式教学:以固定长短的几堂课时间,在教室里教学。

第二组「自主式步调组」,学的是同样的教材,获得的授课「总」时数也相同,但分配给他们的老师允许他们以自己的步调吸收教材,有时候快一点、有时候慢一点,每学一个新概念都可以任意花费他们所需的长时间或短时间。(作者注:这类研究中还会检视一种额外的实验条件──以团体为基础的精熟学习──不过与本文讨论的主题无关。)

当布鲁姆比较两组学生的表现时,发现结果相当惊人。如果你认同越快等于越好的概念,那幺传统教室组学生的表现,会恰如你的预期:课程结束时,约有二○%的学生精熟了教材(布鲁姆对此的定义是在期末考中得到八五%以上的分数),表现极度差劲的人数也是差不多小的比例,而大部分的学生分数落在中间的区块。对比之下,採自主式步调学习的学生有超过九○%达到精熟的程度。

布鲁姆展示出当学生获准拥有一点学习步调的弹性时,大部分学生都能表现得极为优异。布鲁姆的资料也揭露出学生个别的步调会精确地依照他们学习的内容而异。

例如说,某个学生在学数学时可能轻而易举地吸收了分数的教材,却和十进位苦苦缠斗;另一个学生可能飞快地掠过十进位的章节,却要花额外的时间研究分数。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快速」学习者或「慢速」学习者。速度不等于能力,也没有所谓的快速学习者或慢速学习者,这两种真知灼见其实早在布鲁姆之前就有人发现了,而且不断有人重複实验,不断证明将学习速度和学习能力画上等号是错的。

因此,这样的逻辑导出了一个明显又残酷的结论:我们命令学生以同一种固定的步调学习,正是以人为的方式损害了许多学生学习和成功的能力。某一个人能学会的东西,多数人也都能学会,只要容许他们调整自己的步调。然而我们的教育体系无法适应这幺高的个体性,因此也无法培育所有学生的潜力和天赋。

当然,认清问题是一回事,修正问题则完全是另一回事。一九八○年代布鲁姆进行研究之时,便已经体认到要把我们固定步调、标準化的教育体系,转换成弹性步调的教育体系,但複杂性和代价令人望而却步。可是八○年代早就过去了,我们生活的时代里有价格亲民的新科技,可以把自主式步调的学习变成实现得了的真实。

可汗学院是一间非营利教育组织,套句他们网站上的话来说,他们提供「任何地方的任何人免费共享的一流教育」。今日的可汗学院拥有全球超过上千万名使用者的傲人成绩,他们的线上课程单元包罗万象,从古代史到总体经济学,几乎你想像得到的学术科目都有。可汗学院的课程单元最值得注意的一点(除了零成本之外),是完全自主式的学习步调:软体会适应每个学生的学习步调,只有当学生已经精熟了目前的课程后,它才会进行到新的教材。

由于可汗学院会记录每个学生的进度资料,因此他们可以追蹤每个使用课程单元的学生的个别学习路径。这些资料确切地证实了超过三十年前布鲁姆初次发现的事:每个学生都依循着独特的路径,并且使用自己极为个别化的步调。资料也证实了任何一个特定学生的学习步调都不是一致的:我们都是学某些东西时比较快、某些东西比较慢,即使是同一个科目的内容。

可汗在他点阅数极高的二○一一年 TED 演说中,雄辩滔滔地谈到步调与学习的关係:「在传统模型里,如果你对在一段固定时间后的学生表现作出快照式评估,你会说:喔,这些是有天分的孩子,这些是迟钝的孩子。也许应该特别追蹤他们,也许我们该把他们分到特殊的班级去。可是当你让每个学生都按照自己的步调读书……六週前被你视为迟钝的同一批孩子,现在你会觉得他们才华洋溢。这种情形我们一再反覆地看见了。这让人不禁要思考,让我们许多人受惠的各种标籤,有多少其实只是源自时间的巧合。」

只要能解出来,我们又何必在意孩子要花两週还是四週学习二次方程式?只要能完美无瑕地执行根管治疗,我们又何必在意牙医系学生要花一年还是两年学习这项技术?在生活中,我们并不特别在意要花多长时间才能精熟一件事,我们只在意他们最后成功了。

比如说开车。驾照上并不会记录你考坏了几次笔试,或是你在几岁才终于拿到驾照。只要你通过了驾照考试,你就获准开车上路。律师资格考试是另一个熟悉的例子:取得律师执照看的并不是你花多久时间才通过考试,只看你能否通过考试。

如果每个学生的学习步调都不同,如果个别学生在不同时间、学习不同教材时的步调都不同,而我们竟然预期每个学生都以固定的步调学习,这种想法实在有着天大的错误。想想看:你是真的不擅长数学或科学吗?还是纯粹课堂与你的学习步调不同步呢? 

我们太常想像有一条通往特定目标,不管是学习阅读、成为一流运动员或经营公司的路明摆在那里,就像我们之前的健行者在森林里清出的一条步道。我们认定在人生中求取成功的最佳途径,就是跟着那条显眼的步道。可是路径原则告诉我们,我们永远都在当史上第一个开路先锋,边走边摸索自己的方向,因为我们所作的每一个决定,或是我们经历到的每一个事件,都会改变我们所拥有的可能性。不论我们是在学爬,还是学习如何拟定行销策略,这个说法都适用。

仔细思考这项事实可能会让人担忧,因为这表示那些熟悉的路标成了阻碍而非指引,而如果我们不能依赖熟悉的路标,我们该靠什幺来确认自己做的是对的?正因如此,如果我们已经花了心思去了解自己的参差轮廓与「若……则特徵」,路径原则才能发挥得最好。判断我们是否走在正确道路上的唯一方式,就是判断我们走的路是否符合我们的个体性。

相关文章

申博8注册|专业健康生活网|奉献高品质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888集团快速登录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手机游戏平台大全金沙